这是个互联网极端发达的时代,但却无人能够同步感知你的痛苦。